高天展的话,让张禹为之一惊。温琼想要让镇东区成为计划单列特别经济区的工作,他说知道的,自己和温琼的联系,看来也不是隐秘,人家都知道。关键在于,这个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居然还有这样的才能。看到张禹面带疑问,高天展随即又道:“十大杰出青年,镇海市每年才有一个名额,而镇海市是国际经济中心之一,汇集了多少英豪才俊。可以拿到这个名额的人,天然是人中龙凤。张老弟的年岁尽管不大,日后或许也可以凭仗自己的实力拿到这个名额,可老弟要知道,计划单列特别经济区的成果,下一年就要分出来了。别的,这个十大杰出青年是有年岁约束的,并不是说多大年岁都可以。多少青年才俊都是拖过了岁数,而无法取得这个荣耀……”提到这儿,高天展成心顿了顿,才接着说道:“假如老弟有意,今日的耀文慈悲榜的状元,我们江南商会乐意帮老弟拿到。”他的说法很含蓄,没说张禹容许入会,他们就帮张禹拿到十大杰出青年的名额。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饭,人家帮他拿这个名额,天然不可能是白帮助。当然,张禹也信任,江南商会有这个才能。全国十大杰出青年,全国一年才十个,镇海市一年才一个。正如高天展所说,镇海是国际经济中心,全国的经济中心,青年才俊不计其数。即使不是才俊,可各大宗族,各大财团也可以捧出来一个杰出青年。什么叫杰出青年?不是说你有本事赚多少钱,而是说你能给国家,给社会报答多少钱。光是铁公鸡,只知道自己挣钱,不知道报答社会,必定是不算的。这个耀文慈悲榜,尽管有点炫富的嫌疑,但也是实打实的报答社会。捐钱最多的人,拿到名额,天然也在情理之中。自己是温琼这边的人,自己拿到了十大杰出青年,也是代表着镇东区,温琼的脸上也有光。张禹不由揣摩起来,这笔买卖是否合算。不难看出,这是江南商会又增加出来的一个筹码。蓦地里,他忽然感觉到有一道怨毒的目光正在窥探自己。他瞥眼看去,旋即就见坐在高天展周围的青年人,正在盯着他。刚进来的时分,大伙都起来跟他握手,问寒问暖一下,只要这个年轻人没动身,张禹可以感觉到,年轻人对他充满了歹意。一时间,张禹完全可以必定,今日的工作,不是什么功德。这些人都是笑面虎,一个十大杰出青年是可以得到一些方针,可无当集团终究是自己的家底。人心隔肚皮,现在说的好听,天晓得到时分什么样。他人的脸上看不出问题,怎么办年轻人沉不住气,直接就显露问题了。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十大杰出青年尽管不错,但是假如我想要的话,会凭自己的才能去争夺。对了,我有些饿了,才想起来,还没吃饭。诸位老兄,我先告辞了。”说完,他就直接站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见张禹这么就走,高天展立刻站了起来,急迫地喊道:“张老弟,你这是哪里去?”其他的人也都纷繁动身,一个个叫道:“张老弟,你去哪?”“张老弟,留步。”“张老弟,有事好商议。”……“我真的是饿了,先去吃饭。有什么事,日后商议吧。”张禹说着,人现已来到门口,他直接开门出了房间。张禹也是聪明人,优点不是白拿的,假如接受了对方十大杰出青年的条件,那想要反悔,简直不太可能。对方财力雄厚,加上自己原本就有戚家这么个敌人了,万万不能再去树敌。不容许也就完事了。尽管他不怯懦,却也不乐意生事。眼瞧着张禹关门走了,坐在高天展的年轻人总算开口说道:“爸!人家都走了!这种人,便是给脸不要脸,敬酒不吃吃罚酒!十大杰出青年,给他干什么呀?上一年就让他人给抢了,莫非本年再让给他!这么蹉跎两年的话,我就超岁数了!”这小子名叫高云宝,是高天展的儿子,一直对十大杰出青年的头衔垂涎欲滴。上一年没挣到,本认为本年必定能拿到,可没想到老爹居然拿这个当筹码,跟张禹进行利益交流。其时得知父亲的主意之后,他就不情不肯,一肚子怨言。所以刚刚在看到张禹的时分,他就没有个好心气。特别是父亲开出条件,等候张禹答复的那一刻,他恨不得把张禹给吃了。好在,张禹没容许这个条件。这小子也挺奸刁,没有显露快乐之色,而是骂骂咧咧的,体现出对张禹的不满。高天展也是恨的直咬牙,江南商会看上张禹,在他看来,都是给张禹体面了。看到爱睡手机有潜力,这才拉张禹进到江南商会,假如张禹仅仅无当集团的董事长,一个搞房地产的,高天展底子都不把他当回事。儿子的话,让他更是火大,扭头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。高云宝立刻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瞪我有什么用,刚刚我也没说什么,是他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!你没听人家怎么说么,想要这个十大杰出青年的话,会自己争夺,底子不必你帮助。搞不好,人家也是有备而来,你约请他来,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最终这个十大杰出青年真让他给抢去了!”“会长……”一旁的副会长随即说道:“云宝说的也有道理,这个张禹的爱睡手机挣钱不少,搞不好刚刚是在演戏,其实自身就对十大杰出青年的名额有着觊觎之心。你看他刚刚体现的,如同底子不知道这回事,这怎么可能?我们可别真让他拿到十大杰出青年的名额,这样的话,我们真成他心中的笑话了。”“没错。”“没错。”“会长,这次的十大青年名额,我们必定要给云宝挣到。”……其他的人,也赶忙这般说道。谁都知道,高天展尽管表面上骂儿子,其实对高云宝非常的宠溺。要不然的话,高云宝也不敢这么跟父亲说话。高天展踌躇了一下,点了允许,说道:“想要拿到名额,不是光靠手里的钱,还得看拿出来的拍卖品值多少钱。最初的规则是,拍卖物品的十倍封顶。我们预备的东西,我敢确保,必定可以冷艳全场,拿到这个名额!至于说这个张禹,我们日后走着瞧!”****说十更必定是十更,先来五更,老铁正在赶工,后边的章节肯定精彩。